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罗密欧/布莱尔]拜托了!罗密欧老师(上)

- 依舊是冷cp自耕大業

- 學園paro,全程畫風魔性註意

- 羅哥哥還沒正式露臉,雙休日補完吧……



布莱尔最近非常的不好,至于是哪里不好,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让他心塞成这样的只有一件事,他似乎……坠入爱河了。

单身十八年的布莱尔现在感觉很方。

“唉……”

少年小布把书扔在一边,深深的叹了口气。

“第一百八十次的肌肉兄贵之哀叹。”韩东秀的声音从上铺幽幽传来。

布莱尔抬起腿踹了一脚顶上的床板,“你就不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韩东秀翻了个身完美闪避布莱尔的攻击,布莱尔却因为使力太大疼得呲牙咧嘴的,被伸出个脑袋的韩东秀看似平静实则幸灾乐祸的目光扫视一遍后他又挫败地把书捡了回来,盖在自己脸上。

“放弃吧小布这本书太小了。”

布莱尔:“……”


其实布莱尔总觉得不太对劲,以他的配置来说怎么可能那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

就算老家被称为腐国,当他还是个纯情boy的时候混迹论坛受到各种奇怪的熏陶继而成为时不时产出腐段子的大手,布莱尔还是认为自己笔直笔直的。

然而,就在开学第一天,那样一个夕阳无限好可惜干不了的日子里,布莱尔遭遇了他人生中的转折。

嗯,说白了,他对他们系新调来的教授,37岁,单身,撩妹高手,一个意大利人一见钟情了。

好像,折过头了呢。

最重要的是,那个一看就比自己经验丰富许多的意大利人什么也没察觉到?!

偶尔他夹着公文包路过操场,揩了几下光膀子的布莱尔的油并称赞“wow~nice muscle”,得到后者脸色由红转青转白的回应,他也只是眨眨眼就道了别。

周围的人都被布莱尔略显狰狞的表情吓到了。

要好好学习表情管理啊小布。

……虽然黄腔随口就能开但我可从来不会让别人随随便便摸啊!


神游到外太空的布莱尔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书被拿走了,等他回过神来时之前还在上铺哼歌的韩东秀现在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倒他的速溶咖啡,布莱尔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刚喝一口就忍不住喷了出来。

“噗——你对我的水做了什么?!”

他发现韩东秀正往另外两个室友的水里兑速溶咖啡,完了还摇一摇,清醒了许多的布莱尔眯起眼睛。

对不起东秀欧巴,这个安利我们不吃。

韩东秀忍着笑,佯装遗憾地大摇其头,说着小布啊速溶咖啡比你们的英国菜有营养味道还好多了你咋还挑呢。

默默拔掉自己身上的箭,心说我还不如跟着吴雨翔吃他们的德国香肠呢。

呃,这句话没有任何歧义。

布莱尔刚想拿笔电摸几个黑他室友的小段子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他的小电似乎在下午就借给他的另一个小公主室友了。

……细思恐极,布莱尔一直把自己外在的正常的英国绅士的人设保持得非常不错,但他的电脑里有多少当年在论坛当段子手时留下的黑历史啊!而且,而且,天哪他当时是让吴雨翔顺便抱着小电帮他去校报社开会了吗。

一定是昨天晚上喝太多了,布莱尔感觉心情十分沉重,这是个陷阱,这是个阴谋,小公主的面具下保不齐是个小恶魔!他们寝室的画风都是怎么了!

布莱尔脑内刷过一大片弹幕的时候韩冰回来了,嘴里叫着累死了累死了没有一点点防备就接过了韩东秀递过去的水杯,然后布莱尔的弹幕池瞬间被韩冰的颜艺冲破。

“韩东siu!今天我们必须把话嗦清楚了。”

“哎呀呀,冰哥你轻点儿……”

仍然一脸笑眯眯的韩东秀被战斗力回满的韩冰拖了出去。

终于可以一个人想静静的布莱尔默默走过去,用力地关上了门。

他拿出手机准备叫吴雨翔快点回寝室,如果他确实没乱翻笔电里面的文件夹的话他也许还会提醒他欧巴往他的杯子里下毒了,不过解锁之后跳出来的消息却是罗密欧的私信。

罗密欧老师:hey小布仔,吃过饭了吗?          57分钟前

罗密欧老师:有空过来实验室帮我整理器材吧          56分钟前

罗密欧老师:算额外学分哦[飞吻][飞吻]          53分钟前

注意到发送时间的布莱尔倒抽一口凉气,连刷弹幕的心思也没了。

老师你听我说我只是吃饱喝足后回寝室眯了会觉平常我不会这么懒的,等等难道还要说在床上发呆思春的事儿吗别的解释就算了这个绝对不行!


吴雨翔进宿舍楼的时候整个楼层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先是看到韩冰和韩东秀神色各异地并排走着一副要去天台决斗的架势,仔细想想这两个人每天的日常就是如此于是并没有过多担忧的吴雨翔只是对他们笑笑就打了个招呼过去。

然后叫了布莱尔一声就这样推开了寝室门。

……推开了门。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吴雨翔又重新关上了门,确认寝室号,推开。

“布莱尔?”

德国人拉着把手随时准备再次关上门重启世界线。

喔其实没什么,只是房间内的布莱尔恹恹地趴在书桌上,眼睛死盯着面前亮着的手机屏幕,满脸写着生无可恋四个大字。

嗯,学长说的没错,布莱尔有时候是和哈士奇蛮像的。

吴雨翔感觉自己似乎还看到布莱尔身后长出了一条尾巴无力地垂在地上。等等小公主你的关注点怎么了。

布莱尔瞥到站在门口要进不进的吴雨翔后捂住了脸(小布你顶多只能捂住眼睛啊),摆了摆另一只手。

“离我远点,我要开始修炼了。”

……

深觉单恋中的人欧欧西到已经差不多忘记了自己的设定,吴雨翔轻手轻脚地把电脑包放到桌上,又小心翼翼地关上寝室门,保持着他一贯谨慎的风格铺开了被子。

然后捞过枕头边的小熊一头倒在床上。

“唉校报社事情真的很多啊布莱尔你平时都那么辛苦的吗,不过孟天学长人不错,也没追究你不来开会的事,我要是现在加入还来得及吗……”

布莱尔突然站了起来,拉动椅子发出声音,把正捏着小熊耳朵碎碎念的吴雨翔吓到了。

妈妈我室友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特别凶!

小熊不要方,除你武器!不他手里没有武器!

吴雨翔蜷着身体缩在床铺里,两手护着怀里的小熊,不知所措地看着一脸严肃的布莱尔,脑内小剧场一团乱码。

“我,我不是故意打断你修炼的。”

其实在吴雨翔内心哭天抢地寻死觅活的时候布莱尔比他更加地想哭天抢地寻死觅活,甚至想去楼下跑几圈来让自己冷静下来。吴雨翔,你制杖吗[金馆长.jpg]。

“教学楼门还开着吗。”

布莱尔叹了口气没有继续接下吴雨翔的脑洞,生怕他把行李箱里的魔法棒也翻出来。

前一秒还感觉自己命不久矣的吴雨翔一下子没缓冲过来,愣了好一会才点点头。

“好像还有几个教室灯是亮的。”

布莱尔哦了一声,穿上外套就推门离开,而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又退了回来指指桌上的水杯,“东秀给你倒好的,我走啦。”

望着这个画风切换自如的男子远去的身影,唉要是罗老师发现他皮下其实是个传说级别的段子手开脑洞都不用缓冲的该怎么办啊,吴雨翔慢慢蹭下了床,想到被发现后布莱尔的反应忍不住笑了。

但是,这水的味道是不是有点奇怪……

吴雨翔皱着眉打开保温杯的螺塞。

评论(7)
热度(30)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