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罗密欧/布莱尔]拜托了!罗密欧老师(下)

上篇,後面補了壹段欺負小公主

- 小小的刷了下大衛和dayday的存在感

- 感謝評論和點小紅心小藍手的旁友們❤



布莱尔赶上五楼的时候罗密欧已经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了,看着一声招呼也没打就冲进办公室的布莱尔,罗密欧的目光一路往下移到他的……鞋子。

“老师我——。”

“鞋带开了,小布仔。”

罗密欧停下整理资料的动作,端起茶杯笑着提醒1s僵化的布莱尔。

布莱尔紧绷着脸蹲下身把鞋带系好,觉得自己这一天两天的运气真是差到哔了哈士奇了。

“什么事?说吧。”罗密欧示意布莱尔坐下,然而现在迷之紧张的布莱尔好像没get到。

“对不起老师我前面没看到消息,还需要我帮忙吗?”

“啊不用了,有人替你整理完了。”

what?居然有人敢在我之前抢人?!

“啥?!”

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后布莱尔简直想拍死在暗恋对象面前连续出糗两次的自己。

“呃我是想问,那个人是谁?”

还好习惯常年精分的他很快就接了句话,而罗密欧看起来也并没有很在意他刚才的反应。

“他是中文系的……对就是他,大卫,嘿。”

罗密欧朝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布莱尔回头,看到一个背着包的男生,长得挺俊,听到罗密欧的声音后对他点了点头,脚步顿住似乎在迟疑要不要进去。

暗搓搓地目测了一下,没他高,也没他壮,那个小身板能搬得动实验器材吗。

“没事,快回去休息吧,明天可别又让我看到你顶着熊猫眼来上课。”

那男生露出少许无奈的神情,应了一声后就走了。此刻布莱尔的内心是复杂的,要不,下次,他也尝试站到冰箱顶上去看看?


韩东秀坐在床铺上,喜闻乐见地看着那个逐渐被顶上热点的帖子。

帖子的题目是这样的“唠唠我那三个奇葩室友的日常。”

他在输入框中打上“安利再次失败,我下次还是拉他们试食堂的韩式拉面吧,我一定不会告诉他们那就是加了辣白菜的泡面;)”,得到跟帖的一众妹子说楼主你人干事啊不要再折腾你室友了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还有好奇楼主战斗力多少还没被室友打死的,还有一些给英国室友点蜡的,总之是帖子内外一派红红火火,然而韩东秀却感觉对面传来的寒气越来越浓了。

抬起头的他收到娘娘和小公主漠然的注视×2。

“别气啦别气啦,明天一天我请哈。”

韩冰扭过头轻哼了一声:“别以为ze样就能完si了我大人有大量姑且先放过你。”

韩东秀立刻从上铺跳了下来蹭到吴雨翔床上剩下的一小块地方帮韩冰捏肩膀:“耶冰哥你最好。”

看到韩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但火气全没了一旁的吴雨翔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也收起严肃的表情有点委屈地嘀咕了句可是速溶咖啡真的好难喝啊。

会撒娇的欧巴真是可怕。

看着三个不知道为什么挤在一张床上气氛很好的室友,刚从公共浴室回来只穿了条裤衩的布莱尔平静地打开衣柜翻找衣服。

一团不知道什么鬼掉了出来。

定睛一看,那是一顶,黑色长发。

空气都凝结了。

韩东秀起身,走的每一步都像隔了一个世纪,他捡起地上的假发,满脸凝重地问,“小布……这是,你的吗?”

然后男生宿舍311寝室就炸开了锅。

半个小时后,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韩冰诚恳地表示“欢迎你来我的国家”而似乎被定在床上的吴雨翔仍然是目瞪口呆.jpg。

布莱尔:……妈妈,我想回家。


隔天下午,布莱尔面无表情的戴上了那顶假发。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小布内心咆哮着一定是小恶魔mode的吴雨翔),可亲可敬的校报社社长孟天在社团活动结束后组织大家玩了一局真心话大冒险,一向自诩幸运值突破天际的布莱尔,输了。

被强制选择大冒险,惩罚是戴上假发到女厕所门前拍张自拍。

“别害羞了我知道你衣柜里藏着呢。”

美国人露出和善的眼神。

校报新素材!干脆取名为“校报记者dayday带你发掘肌肉甜心布莱尔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好了!

原本布莱尔可以想办法赖掉,但孟天当即拍桌子说要是他敢逃,他就得做完这一季度的所有报道。

滥用职权,世风日下,校报社药丸。

“所以你怎么不怕他把你拎出去扒到只剩内裤?”

“没人对可爱的洋娃娃下得了手。”

穆雷看着带着迷之笑容揣着笔记本偷偷跟上布莱尔的孟天,嗯,这时候要是吐槽就输了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布莱尔一脸看透人生的表情,屹立在四楼女厕所门口,凌乱的发丝随风飘扬。

偶尔有下课的学生路过,暗叹一声硬果仁的脑回路我们不懂然后像躲避牛鬼蛇神似的冲下了楼。

同学们不要方,我只是来清洁厕所的威猛先生。

……威猛先生并没有留长发啊!

That's why i 悲愤!

布莱尔痛苦地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艰难地掏出了手机,早点做完,早点超生。

调出前置摄像头,随便找个角度吧……wait,画面里是不是多出了一个人。

“你在干什么,小布仔?”

我nojeh9erhfwiu7tgr7843gid

——嘀。

布莱尔,卒。

重启世界。

正在加载世界。

“罗老师,今天天气挺好的啊。”

“所以你打算玩点新花样?”

布莱尔一!点!都!不!好!

他觉得自己还没开始恋爱就被人甩了,并且非常愉快地被糊了一脸的血。

现实中的那个他正非常冷静地应付着罗密欧,但好像随时面临着崩溃的危险。

于是负责在脑内刷弹幕的布莱尔暗挫挫地往角落里缩了缩,非常没骨气地祈祷他能坚持得稍微久一点。

“不不不这只是游戏惩罚,我没有这方面的癖好真的。”

罗密欧挑眉道:“那你能把手机放下吗,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奇怪了。”

罗老师并不想留下和一头飘逸长发的糙汉一起的合照。

“其实你要是为发量感到烦恼的话,不用通过这种方式,而且比起大部分英国人,你还是有救的小布仔。”

真的是惩罚呀老师你没听见吗!

看到布莱尔懵逼的表情本来打算认真科普一会儿的罗密欧忍不住笑了。

完了,完了完了老师笑出声了,我这副样子太蠢了。


“韩东siu。”

“刚刚有人和我嗦……”

“……罗老师把布莱尔赌在女厕所门口了。”

“嗯然后呢。”

“布莱尔还戴着假发。”

“走走走我们看戏去!”

“你们等等我啊不是说一起出去喝酒吗——”


看着被点了穴一样笑得停不下来的罗密欧,布莱尔怀疑他是不是饭后嚼了片炫迈。

“老师你能别笑了吗。”

“对不起小布仔,我、哈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了。”

现在这个样子被说可爱真的算是夸奖吗。

布莱尔发自内心地感到悲痛欲绝。

盯着布莱尔的眼神又不知飘到哪里去的罗密欧只能感叹这么大把年纪第一次见到脸色不变暗地里却能一秒拐上十八个弯的人,然后就微妙的身高差弹了下他的额头把人拉回现实。

“正题,小布仔,你的惩罚就这样?”

“umm,其实……”

“嗯?”

布莱尔终于回想起那天被孟天支配的恐惧,举起手机调开相机。

罗密欧凑到镜头前,飞快地帮他按下了键,然后非常顺手地接过了布莱尔的手机。

!老师!!

罗密欧用P图软件画了个爱心在上面,得到脸瞬间涨红的小布仔×1。

……这个剧本对吗。

此时刚刚赶到的扒墙角三人组。

韩东秀:……哇

韩冰:oh my god……

吴雨翔:⁄(⁄ ⁄•⁄ω⁄•⁄ ⁄)⁄


那天的最后,布莱尔也没向孟天上交自己的惩罚,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文系学生说,他一直在罗密欧的办公室和他讨论……拯救发量的问题。

于是孟·天天都在糟蹋校报的记者·天,思考了半晌在他的小本本上写了这几个字。

“恭喜男嘉宾们牵手成功!”

评论(10)
热度(23)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