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全员粮食向]the daily of Hogwarts (1)

- HPparo,流水賬式的

- 大概沒有(明顯的)CP線

- 安龍,黑魔防教授

布萊爾,Gryffindor,五年級

大衛,Slytherin,三年級

韓冰,Hufflepuff,七年級

韓東秀,Hufflepuff,四年級

羅密歐,魔藥課教授

穆雷,Gryffindor,六年級

孟天,Gryffindor,五年級

普雅,Ravenclaw,壹年級

吳雨翔,Hufflepuff,五年級

詹姆斯,Slytherin,七年級

- 中文名和這個paro違和感太強,雙韓我再想想辦法……

- 就想寫寫汙師小布(笑點何在



当霍格沃茨迎来新学期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开始行驶前的几分钟永远都是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最吵闹的时候,刚入学的新生们什么规矩也不懂,他们大多数在过道里打打闹闹或者和父母依依不舍地分别,这总会让高年级的学生头疼,但这种状况也并不会持续多久,有级长们出来替他们收拾这些噪音制造者。

而Martin没那么走运,他开始后悔今天早上为什么不拒绝叫弟弟起床然后和他一起到车站的任务。

“冷静点,冷静点旅途还长着呢你们总能吃到糖的好吗。”

Martin小心地用着漂浮咒生怕行李碰到周围几个个子高的新生,他们正围着售卖零食的女巫不肯走。

致力于塑造自己亲和学长形象的Martin一动也不能动。

直到女巫终于开始推动手推车,一直盯着悬浮在空中的行李箱的Martin觉得已经过去几个世纪了。

好的,亲爱的,让我们继续走……?!

才走出两步的Martin看着坐在刚才被新生们堵得水泄不通的包厢里的人。

“Martin?”

Blair咬了口蛋糕,顺手挥了挥魔杖帮他把行李搬了进来。

“……你知不知道刚才在这个门口发生了什么?”

“知道啊,我钱还没来得及付那群一年级的就冲过来了。”

Martin三步并作两步走的跨进了包厢,直接扑在了座椅上。

“你怎么了。”

(自封)格兰芬多最帅气的男人Martin Wiley Woods Jr双手挠着座垫,他悲愤地想着刚才是个多么滑稽的情况,他被困在过道里,而他的好室友安定地坐在离他三米都不到的位子上吃点心,我院团结友爱和睦的良好风气去哪儿了?

“别跟我说话,我只想安静地和糖分们约个会。”

一个合格的格兰芬多学生从不惧怕挫折!

Martin直起身子,从桌上抓了一大盒巧克力魔棒。

刚吃到一颗翔味比比多味豆的Blair皱起眉头“ewww”了一声,遭到Martin无情的嘲笑“看吧看吧让你刚才不救我。”

然后Martin发现下一颗还是翔味的。

两人对充满了迷之气味的包厢念了半天的空气清新咒。


之后的旅途没碰到什么倒霉的事,大概是他们都乖乖的坐在位子上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缘故。

“先生们,需要买点什么吗?”

售卖零食的女巫又来了,推车上的甜品已经少了一大半,看了眼桌上被扫荡得差不多的存粮,Blair起身拉开隔间门:“两包巧克力蛙,三袋比比多味豆(背后的Martin:我拒绝吃sh*t),谢谢。”

女巫正在数找给Blair的零钱,Martin不想对这个出门只带金加隆的人多say什么。

一个黑发男孩走了过来。

“请再给我一块南瓜馅饼。”

Martin接住Blair扔过来的一盒巧克力蛙,拆开之后首先拿出了画片,看到上面的人后忍不住惊叹道:“哇哦,是Harry Potter。”

“Harry Potter?救世主Harry Potter?”男孩听到这个名字顿时两眼发亮。

Blair也不太敢相信Martin的运气,要知道Harry Potter画片可是巫师系列中的限量版。

Martin跳到Blair面前炫耀似地甩了甩手中的画片。

“能给我看看吗?”

小男孩开口问道,Martin低头把画片递给了他,“可以啊看完别忘记还给哥哥哟。”

他满脸兴奋地阅读着画片上的内容,Blair转过身偷偷拆开了自己的那盒巧克力蛙,哦,好吧,又是他们院长,院长is watching you。

“他可是我们全体格兰芬多的偶像,怎么样,你要加入格兰芬多吗?”

Martin试着卖出一份安利。

男孩笑了,双手捏着画片还给Martin:“我可以加入Harry Potter的粉丝团,但我更想去拉文克劳。我该回我的包厢了,再见,先生们。”

啊,该死的智商超群的小拉文克劳。

朝男孩离去的方向意思意思挥挥手,Martin哼着小调把画片塞进口袋里。

“你的那只巧克力蛙跑了。”

Blair无比心累地趴在桌子上,一念之差,让他错过了Harry Potter。

“没关系,有了Harry Potter谁还在意巧克力蛙。”

Martin笑得让人十分想使用不可饶恕咒。

“你们在说什么?”

一个高大的黑皮出现在包厢外,他已经规规矩矩的穿好了巫师袍,胸前的级长徽章闪闪发着光。

Martin浮夸地捂住了眼睛:“级长的光芒!”

Issac没理他:“我来是想提醒你们,快到学校了。”

两人这才发现窗外的天空完全黑了下来,慢吞吞地拿出各自的校袍和代表格兰芬多的领带,“你们怎么会比一年级的还没干劲呢。”Issac说。

“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除了忍受分院帽一年比一年难听的歌声我们还得装作很欢迎那些小鬼来的样子,‘嘿!欢迎你们加入格兰芬多,我们有最舒适的公休室和最友善帅气的院长!’‘你也崇拜Romeo吗?他真是最风度翩翩的成年巫师了对不对?’遇到女学生加上后面那句可以得到魔药课开小灶的机会。”

Martin常说,他们全格兰芬多的人都是被Romeo利用来解决感情问题的,“而他的学生们还都是群单身汉。”Blair拍着桌子。

“你怎么不试试配瓶迷情剂出来?”Issac特别认真地疑惑着。

“别揭他伤疤,我们都知道他的魔药课成绩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差,噢,不,我说出口了,不能说不能说。”

“……Issac你先走,我要跟他决斗。”

“你会吓到小朋友们的,sweetie。”

Issac不想再看这两个人演相声了,他表示要回级长包厢冷茎一下。

“是不是换了新的学生主席了?谁呀?”Martin问。

“你们应该知道他,斯莱特林的,James Alofs。”


进入大礼堂后高年级学生们首先要做的是等待,面对空荡荡的长桌Martin百无聊赖地用刀叉敲着盘子,差点没头的尼克从餐桌下钻了出来,“假期过得还愉快吗,Mr Woods?”

Martin举着刀叉的手僵在半空中。

“嗯,当然,在见到你之前我想我是一直很愉快的。”

“你总这样说话,这让我感到伤心,Mr Woods。”尼克迅速用手扶正歪到另一边的头,“那么你呢,Mr Sugarman,听说你正在学习麻瓜世界的一种格斗术?”

“禁止校园暴力!”

Martin将手中的刀叉交叉护在胸前。

Blair配合的拿起自己的那套餐具去戳Martin:“确切地说,那叫咏春,尼古拉斯爵士。”

在霍格沃茨,有什么事是不能用魔杖解决的呢,Issac眼看宴会快要开始了,随手一挥就让莫名其妙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了。

教师们从礼堂的另一个门走进来,依次落座。

“你看,Andersen是不是换新巫师袍了?”Martin拍了拍Blair,后者伸长脖子看了过去:“好像是,怎么了吗?Romeo每年都得换一件。”

Martin一脸高深莫测地小声说道:“他这么富有却节俭的人以前一直穿着那套旧袍子,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女儿在这个假期里出生了。”Issac淡定地插了一句。

Martin和Blair大眼瞪小眼,他们不知道是该先惊讶Andersen居然结婚了还是先为学校里爱慕他的女生们点蜡,最终他们把目光投向他们格兰芬多的院长、比Andersen还大上几岁的Romeo教授,一股悲凉感从心底升起。

Blair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把他们从对Romeo无限怜悯的情感中解救出来。

“你不是在信里说你弟弟今年也入学了?他人在哪?”

“哦,我从上列车之后就没看见过他。”

“……”应该是你迫不及待地摆脱了他吧。

忽然门口阵阵的脚步声传入了安静的礼堂,是新生们来了,长桌旁的学生们很快开始了窃窃私语,Martin本来不想看的,他只是抬头望了一眼就和自己亲爱的弟弟对到了视线,看似很开心的对他招了招手。

Blair看到他们打完招呼后不约而同地同时转过头翻了个白眼。


宴会进行得很顺利,还能出什么岔子呢,格兰芬多像往年一样招进了许多小巫师,让Martin高兴的是他弟弟被分到了拉文克劳,哦你快去吧,用你聪明的脑袋瓜想想怎么不麻烦课业繁重的哥哥自力更生。

不过Blair认为,就算是这样Martin的父母还是会每天都给他寄信叮嘱他照顾好弟弟,看着宴会一结束后就几乎要跳着走出礼堂嘴里还哼起了歌的Martin,Blair想着,少年,你还是太年轻了。

Issac领着新生们爬上了楼梯,看见堵在前面的Blair和异常兴奋的Martin,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你们怎么还不快点回宿舍?”

评论(8)
热度(33)
  1. 隅thee拾桑行 转载了此文字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