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安卫]Memory

-  @Li_Mustang  點文(●'◡'●)ノ♥

- shenmegui背景設定,本來不想虐的但後來好像不小心被我玩壞了……



“醒了?”

大卫醒来时看见刺眼的阳光条件反射地扯过被子蒙住头,推门进来的人听见了动静便出声问道。被安龙发现的大卫带着点不甘心地又掀开了被子,他抓了抓头发,看向一旁的闹钟,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模糊,或者说不真实,明明只是休息了一晚而已……

安龙见他盯着地板发呆,把托盘摆在床头柜上后伸手摸了下大卫的额头,感觉到对方正常的温度后呼了口气:“先吃早饭还是喝药?”

“……药?”

“对,你还得喝一个星期的药。”

“又是从布莱尔那儿拿的?”

“没错。”

“我不要。”大卫皱着眉将目光从药碗上移开。

安龙抓起被子披在大卫身上:“那好,先吃饭。”

大卫往床里侧挪了点,安龙端过碗舀起一勺粥,轻轻吹了吹后递到大卫嘴边:“张嘴,啊——”

“我又不是不能动了……”也不至于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吧。虽然心里是这么想,大卫还是认命地喝下了粥,味道还是偏清淡,不过对于病人来说也只能这样了。

“穆雷每天都发邮件过来催,伤好了我们要马上回总部。”

“其实现在就可以走,我这点伤也不算什么啊。”

安龙有些责备地瞥了大卫一眼,把空了的碗放回托盘上,拿起药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亮:“加油,我看着你把它喝完。”

大卫神色复杂地接过药碗,视线在碗里兜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安龙身上。

“糖呢?”

“啊?喔,我忘记带了。”

在安龙佯装无辜的表情上停留了一瞬,大卫把药放回床头柜,手伸进了安龙的大衣口袋里。

安龙回过神来就发现大卫已经拿到了硬糖,正一脸得逞得像只偷了腥的猫,只好理理衣服起身:“好了好了,你先喝吧,我要出门一趟,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目送安龙离开房间,大卫把糖塞进嘴里,打算把药倒掉时神经忽然猛地绷紧了。

他隐约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些什么事,房门关上后整个世界传达的那种空寂的讯号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不安感如同潮水一般涌来,一点一点将他整个人淹没。

但有个声音在提醒他说,算了。

再睡一会儿吧,反正安龙说的“很快”从来都是直到傍晚之后。


睁眼的时候落地窗外的天空已经黑下去了,虽然又睡了一觉但还是觉得困,乏力感怎么填也填不满,大卫在床上挺了会儿尸,终于掀开被子决定下楼。

绕到实验室旁,不出所料地看见低头坐在显示屏前认真比对资料的安龙,刚想抬手敲窗又马上顿住了动作,安龙不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打扰,大卫知道,于是他安静地站在外面看他。

安龙抬头想看看时间,却意外发现出现在窗外的大卫,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也不等安龙回应就转身离开。

哦,已经到饭点了。但手头的事情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得了的,安龙戴上耳麦,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后调开了和罗密欧的通讯。

“安龙?怎么这时候找我?”屏幕上的罗密欧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似乎在喂他的猫咪吃小鱼干。

“……你还真是好兴致啊。”安龙揉着额角苦笑道。

“让我猜猜,那几个混小子又惹什么麻烦了?”

“没有,他们都回总部报道了。”

“那你怎么还留着?”

罗密欧把扯着自己衣服往上爬的猫咪扒下去,疑惑地看向安龙。

“前段时间大卫受了伤,我要陪他。”

“是你那个小助手啊。”罗密欧又低下头去捏了捏小猫的爪子,“不过我可听说了,总部这次的特派任务非要你去不可。安龙,他们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安龙靠上办公椅椅背,拿起桌上刚刚传过来的机密文件,和罗密欧说了声再见后切断了通讯连接。

时间随着纸张翻页的声音流逝,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一直是个无用的摆设,哪怕它的指针现在已经和零点的指向重合,但是工作的人就是不愿意把多余的注意力给予它。

啪嗒。

实验室里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安龙笔尖一滞,随后也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大卫?”

“不睡吗?”大卫走到安龙身后,没有重新把电闸打开的意思。

安龙轻声叹了口气,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笔,盯着黑暗中的那对蓝绿色眼睛:“再过一会就好,你先去睡。”

“那我等你。”

眼神短暂地对峙了片刻,安龙最后还是摊了摊手选择认输,虽然这种情境不知道在他们的相处过程中出现了多少遍,但事实证明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是拿大卫没办法。

有段时间他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太惯着大卫了,大卫第一次来他这里上课的时候只有十三四岁,叛逆期的俄罗斯人,想想都让人头疼,不过大卫脾气并不坏,至少他在面前是这样,至于三五不时被实验室里另一个美国小伙点炸毛,差点爆发战斗民族种族天赋掀翻实验桌的事,安龙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抱歉,今天弄到那么晚。”

“没关系,反正冰箱里的罐头还没吃完。”

整理好桌上的资料,安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揉了揉大卫柔软的发丝:“明天我做饭。”

大卫顺从地低下头,睫毛微微颤动。


我曾经有多么想要留住这份温暖。

可惜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给予的希望越大,当他彻底湮灭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失望就越大。


简单确认了一些需要的情报,半晌后安龙拿起挂在一边的外衣,对背对着他的大卫说:“我必须要走了。”

……别去。

明明心底有另一个声音如此强烈地诉说着,此时的大卫却无法开口说出来。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你等总部的通知吧,到那时候我们再见面。”

安龙穿好了衣服,按下遥控器打开实验室一面墙后的传送门。

大卫站在原地,心脏处鼓噪的不安毫无缘由地反馈给自己危险的信息,但他最后还是颔首道:“嗯,到时候再见。”

空间传送开启前安龙看到大卫的眼底忽然闪过一丝慌乱和无措,那也许是他看错了。


“以上是您所要求提取的画面,于星历2405年7月17日汇报。”

“今日的精神放松配额已经用完,祝您接下来的工作顺利。”

系统里的机械女声语气恭敬又冷漠地将大卫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

大卫摘下全息眼镜,高层刚刚研发出这项新技术没多久,即使是他这个级别的研究人员,一天也仅仅只能使用一次。

视线掠过桌上纷乱的文件夹和一堆标明了序号的药剂,最终停留在眼前晶蓝色的光屏上,大卫扶着耳机喃喃自语:“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克罗索夫教授,请使用规范命令语言开启服务系统。”

抬手关闭了当世纪堪称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大卫有些烦躁地把耳机扔在一边,几张叠放在桌角的纸散落在地。

随手拿起一瓶药剂,习惯性地想先吃颗硬糖冲淡药的苦味,打开抽屉才发现糖已经吃完了。

啧,又得躲着营养师出去买。

尽管自发现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通过药物维持镇定后,营养师已经有点为这位年轻的教授感到心累了。


“听说克罗索夫教授以前是安德森教授的助手,我还以为是个性格和安德森教授差不多的人呢。”

“长得帅不就行了。”

“噫你个花痴。”

“不过,为什么我从进总部以来都没看见过那个传闻中的安德森教授啊?”

“他已经不在总部了吧?好像很多年前就被高层调去其他地区了,还是去出任务了啥的,说法太多了。”

“我上司说当年安德森教授在总部是全民男神一样的存在,各项科目评价都是S,好想见他……”

“你们说的很多年前是多少年前啊,搞不好这个安德森教授现在已经是个老爷爷了吧。”

“喂你怎么那么破坏气氛啦!”

评论(4)
热度(20)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