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美德]喜欢你

-  @野森与曙光 點文(●'◡'●)ノ♥

- 不含毒,純撒糖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听众朋友们晚安,dayday跟你们下期再见~”

听着耳机里传出节目结束的音乐,吴雨翔的眼皮终于克制不住地垂了下来,他揉了揉眼睛,按下关闭键,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枕着手臂,吴雨翔盯着墙上的挂钟,脑袋跟着时针走的节奏一下一下点着头,桌上的鸡汤好像早就凉了,但他连去把它拿到厨房倒掉的精力都没有。

吴雨翔一直觉得孟天不适合深夜档的电台,对啊,听着他总是充满活力的声音怎么可能还睡得着呢。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是孟天也战胜不了一个倦意浓重的人。

晚间电台的内容总是很无聊的,一般就是放点抒情歌,读读听众的来信,大多都是无比恶俗狗血的感情问题,但孟天的风格跟其他主播不太一样,他不肯老老实实照本子念内容,夹带着一些奇怪的私货广告和吐槽,闹腾得像个音乐节目,一开始似乎被领导警告过,听众们却非常买账。

第二天的论坛上有人说这个新主播“妖气十足”,吴雨翔看到才恍然大悟什么是对孟天最精准的形容,不过这是在夸他还是骂他呢,不懂……

吴雨翔纠结了半天最终也没在回复框里打上什么字,只是发了个疑惑的表情。

比起这些人,吴雨翔已经听孟天的节目很多年了。

当然,孟天正式上岗只有一年不到,他倒是有很多未被计入履历表的主播经历。


上大学的时候吴雨翔自认是个除了埋在书本里苦干其他什么都不关注的乖学生,那会儿他中文不太好,还要挤出课余的时间学中文,以吴雨翔的外在条件,自愿无偿教学的妹子一大堆,然而天性羞涩的他非常委婉地拒绝了一群比想象中热情的中国女生。

他刚开始东拼西凑地找资料自学,效果还算可以,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吴雨翔在学校电台里听到了孟天的声音。

关于孟天,吴雨翔对他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他在学校文娱部似乎相当活跃,小有名气,美国人,187,翘臀fish、呃,性向不明,这个……中国的学生都那么开放吗。

保守自律的德国人还没想那么多,他暂时只知道孟天的中文说得比自己强多了。

于是他养成了听电台的习惯,有时候是孟天一个人播报,有时候会和其他人一起搭档,但那还不如只有他自己来得嗨。

“本学期由于学校即将翻新装修将提前放假……等等是我看错了吗?哦,不,没错,that's right!提前放假!可爱的学弟学妹们让我们开始狂欢吧,丢掉那些讨厌的论文和笔记%&¥%……*),嘿你别乱调控制台让我说完。”

正在认真复习的吴雨翔憋着笑意,写字的手抖了一下。

他真是个有趣的人。

打从出生以来就注定和幽默细胞无关的吴雨翔觉得这个美国人很有趣,他也不懂这是为什么。

想认识他。


学校就那么大地方,学生说来说去也就那么点人,绕来绕去总是能见到想见的人的。

吴雨翔在2号食堂快餐店门口第一次看见孟天,他两侧的金发剃了个相当张扬的形状,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服装搭配意外地简洁,他应该确实很受欢迎,在柜台前和其他同学有说有笑的。

“我发现这学校的汉堡真是难吃死了,上学期都给过意见了怎么他们还不听呢。”

“汉堡能有什么不一样,不是全世界都一个味儿吗。”

“谁说的,我们美国的汉堡就可好吃。”

“再好吃不也是垃圾食品……”

“啊,没有任何美食连垃圾食品也没有的国家开始攻击我了,秀秀我好怕。”

孟天说话的时候表情生动得不得了,就跟吴雨翔以前每次听电台时想象的一样。吴雨翔站在排队的人群中看着他们,他现在又知道了,孟天不仅中文好,声音好听,本人也很可爱。

而且,他长得可真好看……到镜头前主持也没问题吧?

那时孟天发觉吴雨翔的视线,冲他笑了笑。

和孟天一瞬间对到眼神的吴雨翔愣住了。


“题外话,到底有什么高效率的方法能改善食堂的伙食问题?我打算这个假期回国空运一箱我爷爷的汉堡原材料过来,你们知道我爷爷是谁吗?就是那个在大街小巷总是对你傻笑的老头!哈,哈,哈……每次的笑话环节不用自己的笑声垫一下就感觉气氛会尴尬得要死啊,下次做个笑声的音效吧学姐,哎老师在瞪我了,那么以上就是由dayday带来的新闻,byebye~”

吴雨翔摘下耳机,他听了快一个月的慢一步新闻,导致他现在每天听不到孟天的声音就会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怎么,好像思春期的少女一样。

吴雨翔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小熊,想说他才不是什么少女呢。

虽然那天得到孟天的一个笑脸之后,他确实心神不定了很久。

要不然,去文娱部应聘吗?唔,不过他们现在应该也不收人了……

吴雨翔翻了个身,试图把脑子里关于孟天的信息赶出去。


后来吴雨翔托在学生会工作的同学打听,孟天的反应是让他来啊,反正电台的苦力人手多多益善。于是吴雨翔非常高兴地去了,等他坐在面试的房间里时,他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目光飘向玻璃窗外,时不时有两三个学生走过,吴雨翔默默打着腹稿,想一会儿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这时候,他又看到那头熟悉的金发了,孟天就站在外面,在跟同行的另一个人说话,今天他们的距离近了些,吴雨翔看清了孟天耳朵上的银质耳钉。

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吴雨翔十分心虚地把目光收了回来,坐姿端正得像刚上一年级的小学生。

孟天手里端着杯咖啡杯,杯底和桌子轻微的碰撞声让吴雨翔心底一颤。

“你是吴雨翔?”

“嗯,是。”

吴雨翔犹豫了一会儿,做了极大的心理建设才抬起头来看向孟天,很显然他表现的并不自然,孟天没忍住噗了一声。

“你长得还挺帅的啊。”

“……什么?”

“我说你长得帅。对了你哪国人?”

“我是德国人。”

和预期中比起来,吴雨翔觉得自己已经非常镇定了,起码他的脑子里还不是一片空白。

“噢,那你能为电台做点什么呢。”

“呃?我可以做很多啊,只要有哪里缺人的话我都可以。”吴雨翔脑内措辞了一阵才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们的节目,真的。”

孟天一脸果然会这样的表情,吴雨翔憋红脸的样子实在让他哭笑不得,他朝门外喊了一声:“秀秀!”

走廊上的男生循声赶来,进门就看到悠然自得地翘着二郎腿的孟天和另一个陌生的学生……孟天你又干了什么?

“怎么了?”

“会议上有说什么新内容吗,看起来我们的德国小朋友需要一点帮助。”

韩东秀打量着吴雨翔,“是有说,老师想加个环节让报名的学生唱歌,他大概可以试试?”

……吴雨翔在两人的注视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们没想到,那是一个足以改变学校电台命运的决定。

孟天使劲踏了几脚,楼道的感应灯终于亮了起来,他边找钥匙边想,当初怎么就脑子一热让吴雨翔上了,换成他和韩东秀中的任何一个,同学们也不至于被调从中国跑到德国的歌声荼毒四年,自此电台的收听量日渐下滑,吴雨翔还一次次地向他们保证下次一定会有进步的。

然并卵。

还好在孟天的坚持下,吴雨翔放弃了他的音乐梦。

想起那时吴雨翔无比懊丧的表情,孟天情不自禁地笑了。

打开房门后客厅的灯居然是亮着的,一眼就能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吴雨翔,连着收音机的耳机还没摘下来,前面放着碗鸡汤,孟天端起来闻了闻,眉毛和眼睛皱到了一起,他的小公主还真是总对没天赋的事执着不已。

吴雨翔本来睡得也不沉,睁开眼睛第一个出现在视线里的就是脸上同样挂着疲惫的孟天。

“你回来啦……那我们睡觉吧。”

说完又趴了下去。

孟天扶正了吴雨翔的头,还带着凉意的手瞬间让吴雨翔清醒了许多:“难道你打算就在这儿睡?”

吴雨翔懵懵地应了声“哦”,然后整个人挂在了孟天身上。

孟天肩膀一沉,他拍了拍吴雨翔的脸:“你要是再不减肥,我要是老板就开除你了。”

“嗯……”

“有那么困吗?我上星期就跟你说了这两天要加班别等我回来,这就忘了?”

“可能吧……我就是想等你啊……”

吴雨翔以前有去孟天工作的地方找过他,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毕竟吴雨翔现在是某著名时装品牌的模特,因为被孟天吐槽说私下穿得像个德国游客,他那天还特意挑了件西装。

结果被求签名合照的工作人员堵在门口进不去。

之后吴雨翔就没再去了,有一部分是因为孟天的要求,天底下有谁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男朋友呢。

进卧室之后吴雨翔就倒在床上卷走了一半的被子,孟天坐在床边换衣服,吴雨翔的手忽然搭了上来。

“老实点睡觉,你明天要早起。”

“孟天……”

“嗯?”

“喜欢你。”

平时言语调戏惯了,孟天其实一直对吴雨翔的认真很没辙,大多数时候,把另一方噎到没声音的是吴雨翔,当然孟天不会像吴雨翔一样把害羞写在脸上,他通常会支吾两句然后用肢体语言反击。

现在他就这么做了。

吴雨翔小声嘟囔着,下一秒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我也是,晚安。”

评论(5)
热度(45)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