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摸鱼]片段

- 試著寫點正經的東西

- 然而我並不知道這些都是啥

 

 

(1)

Blair趴伏在潮湿的泥地上,枪口融入漆黑的夜色。

他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匍匐已经超过了三个小时,现在也差不多到了相应的时间。

从狙击枪的夜视瞄准镜中清楚地看到远处别墅的大门被推开,穿着深灰色西装外头披了件黑色大衣的男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几个看样子是保镖的人。

根据提前掌握的资料,目标名叫James Alofs,也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客人陆陆续续出来道别,James跟他们一一握了手,嘴里说着什么,距离太远,谈话的内容听不到,不过这也不重要。

再等等,时机还不到。Blair的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做好了狙击前的准备。

最后一个客人也走出了别墅的铁门,James回头跟保镖们交谈了几句,然后他们都回到了别墅里,只剩下James和一个棕发的男人留在原地。

就是现在了。

风差正常,呼吸平稳,瞄准确认,Blair扣下了扳机。

扣下板机的同时是子弹出膛的声音,带着“嘭”的一声炸开,烟雾四散。Blair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怎么搞的?自己的狙击枪明明装有消音装置,不可能有发射声,难道……

烟雾仅仅持续了几秒便散开,透过瞄准镜Blair看到狙击目标安然无恙,James神态自若地拢了拢外衣,而那个棕发男子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指向半空,四处张望,Blair快速调整好瞄准镜,再次扣动扳机,紧接着又一次听到和之前相同的枪声。

开什么玩笑?!还未等Blair进一步思考,棕发男子从身旁的箱子里抽出另一把体积不小的步枪扛在了肩上,黝黑的枪口笔直指向了Blair的藏身处。

Blair暗骂了句脏话,如果是这个距离被射中,以重狙步枪的威力毫无疑问会把他撕成两半,他动作利落地翻身爬起,快速向背后的树林撤退。

隐蔽处暴露,这次的任务失败了,在确认对方没有追击后,Blair打开了对讲机。

“Andersen?听得到吗?”

 先是一串杂乱无章的电波声,接着Andersen的声音传来:“听到了。”

“出了点问题,我现在往回撤了,你们在哪?”

“……果然还是会变成这样。”Andersen小声说了句,然后他似乎摘下了耳麦,片刻的沉默过后一阵悉悉索索的敲击键盘声响起,是Martin,“你打开定位,我把位置发给你。既然硬的不行……咱们只能用软的了。”

他看似随意地按下回车键,屏幕上跳出大大的“Loading”,不久后Alofs大厦的内部安全系统出现在眼前。

扬起唇角,语气里透着兴奋。

“来干一票大的。”


James半蹲在地上打开箱子,细细端详着里面和真品几乎没有差别的仿真步枪,别说弹匣是空的,它甚至都不能上膛,不过作为单纯的观赏品来说确实挑不出毛病。

“你之前说,你的名字是什么?”

“Patrick Koellmer”一旁的棕发男子回答。

“很好。”James合上箱子,“Patrick Koellmer,你被录用了。”



(2)

Pouya拉着看上去相当沉重的行李箱,往他们这边快步走了过来,看到Andersen时露出了小动物般干净明亮的笑:“好久不见,Andersen先生。”

“好久不见,你长高了。”Andersen摸了摸Pouya的头,趁帮他提行李的空档低声对他说,“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Pouya脸上的笑容也就凝固了一瞬,再次看向Andersen时挠着脸颊有些腼腆地开口:“当然了。”



(3)

推动旋转门走进大厦,韩冰身边的助理把名片递给了马上靠过来的保安,前台的工作人员上前给他指了个方向:“韩总,这边请。”

韩冰发现她指的是一楼的会客室,停下脚步:“James不在?”

“总裁他正在忙。”

“离约定时间只剩下一分钟了。”

工作人员尴尬地低下头,韩冰也不追问,只是抱臂站在原地数时间,这个James要是再敢耍他……

忽然他看见一个金发的高挑身影从另一边的电梯走了出来。



(4)

看着眼前调制完成后的两杯酒,Issac十分为难:“可我们这儿真的不收人。”

“不能再考虑一下吗?”韩东秀把酒杯放到一边,叹了口气离开吧台走到Issac身旁,简单的动作却让Issac感到莫名的不安。

“唉,那还真是……”

韩东秀眼中一闪而过的阴冷被Issac准确捕捉到,Issac毫不犹豫地迅速抓住他的手腕,但在下一个瞬间冰凉的物体就顶上了腰部。

“不好意思了。”他微笑着说。



(5)

顶层的办公室内宽敞明亮,光从玻璃透进来,James闭着眼靠在办公椅上休息,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本来该有的安静。

看见来人后James有些惊讶:“David?怎么想起来要到公司看看了?”

把手上的文件夹摔到桌上,David并没有理会James的寒暄,质问道:“为什么这上面的数据和对外公开的不一样?”

James抽出里面的一张纸浏览了一遍,居然产生了短暂的迟疑,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几秒,对于David来说已经足够。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James轻描淡写地回了句,低头往杯子里添茶。

“对不起,我也是Alofs大厦的股份持有者之一。”

James听到David带着火气的声音,抬起头与他对上了视线,眼神冰冷。

“但可惜的是,你不姓Alofs。”



(6)

酒吧的环境喧闹嘈杂,灯光刺眼,DJ舞曲声震耳欲聋,Patrick坐在角落的一张双人桌旁,几杯酒早就见了底,但要等的人还没等到。

“找了这么久,原来你在这里啊。”

Romeo拿着瓶威士忌走了过来坐到Patrick对面,“已经喝掉这么多了?!那我该怎么办呀。”

Patrick倒也没怎么醉,他看向Romeo,除了依旧没怎么打理过的胡渣外,他今天穿了身得体的西装。

“迟到了是不是要罚酒?”Romeo发现Patrick从刚才开始就在沉默中,准备拧开酒瓶的手转而伸到了口袋里,“还是算了,看样子你今天想快点进入正题。”

说完他递给了Patrick一块u盘,Patrick这次没有马上伸手接,而是紧盯着Romeo,开口却是小心谨慎的试探:“其实我一直都在想……”

“在想我到底是什么人吗?”

无比自然地接过话,Patrick微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Romeo抬手示意Patrick靠过来一点,Patrick照做后感觉他又拉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炽热的呼吸吹在耳边。

“警察叔叔哟。”



(7)

读取条到了尽头,源代码破解成功,被压缩成一个小文件包,Martin将所有有关的文件打包发去Pouya给他留下的地址,做完这一切他突然发现还有一个残留的文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双击点开,Martin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找出几个关键部分按下了Delete。

稍微送给你一点小惊喜吧,Alofs。

Blair顺走了Martin桌上的几块巧克力,闪进浴室关紧了门。

果然很快就传来了Martin的尖叫声:“Blair,你就等着下次开枪的时候发现射出去的是水吧!”

Andersen把电话簿中的一页撕下扔到垃圾桶里。

“这个生意我们不接了。”

评论(7)
热度(11)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