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糖英?]腦洞补全

- 認真開始買起了安利,lo主有點方



[日常……吗?]

就在两个星期前,布莱尔还过着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

直到他捡到了亚瑟。

当时的亚瑟看上去只是个七八岁出头的软少年,不说话的时候十二分的萌萌哒。

……只限于不说话。

布莱尔是在二十五层的天台发现他的,两个人在激烈地讨论了“从这个高度跳下去究竟会不会翘辫子”这个问题半天以后,布莱尔终于放弃了治疗,哦不,放弃了争辩一把拎起正太身体成人心的亚瑟把他带回了家。

至于亚瑟为什么会在天台……八成是因为在厨房待到抑郁出来装个比享受一下站在世界顶端的优越感吧。

人不中二枉少年!

中二是男人的浪漫!

手动馆长表情。

再绕回来,我们来解释一下亚瑟究竟是如何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其实我们(看上去)的软少年亚瑟来自一个叫aph的世界,那个世界的文明长期处于一种不科学的强行科学状态中。

亚瑟就是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的……英国的化身。

今年1000+岁。

对,这是重点,只是我没有说三遍。

“……喂,是120吗。”

“等一下,能不能好好听你祖国母亲、不,祖国父亲说话!”

原本布莱尔觉得这句话比亚瑟今年1000+岁还要假。

后来亚瑟用一口标准的英式英语解释,在穿越的前一秒钟,他把烤箱里的东西取出来时,厨房就炸了,世界也炸了。

没错,炸了。

哦,现在他信了,这真是祖国同胞,亲的。

至于为什么亚瑟会从一个1000+岁的老头子缩成软包子,靠谱的解释是布莱尔这个世界并不允许国家拟人这种奇特的存在,所以把亚瑟压缩压缩再压缩,直到他和普通人类相差无几的时候才放心地让他融入。

亲个屁啊!

布莱尔完全不能坦然接受这个设定。

然而这些对于亚瑟而言一点都不重要,因为他现在面临着的是国生中异常重要的一个分岔口。

吃还是不吃,这是个问题。

生存还是死亡,这也是个问题。

盯着菜色看了三秒,亚瑟终于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伸出了叉子。

其实布莱尔做的饭看上去品相还是非常不错的。

很好很好,我大英美食还有救。

一开始亚瑟也被它们这样善良纯真的外表欺骗了,直到他开动以后才知道这是一个何等美丽的谎言。

亚瑟活了一千多年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一个国家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说起来布莱尔做的菜就像布莱尔这个人一样(这句删掉)。

亚瑟一脸木然地嚼土豆块。

嚼了嚼。

再嚼了嚼。

咽。

一、二、三。

……

“——太好了我还活着。”

亚瑟利索地丢了刀叉瘫倒在椅子上。

“你在做什么?”

“验毒。”

……你对你的国民相当有信心啊。

布莱尔沉默三秒,把餐盒转了个身露出了背后的店名:“国家先生,这是外卖。”



[旅行者]

铁质的剑也终究会生锈的,让这样染着铁血的国家锈蚀的不是其他,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算不上大,至少那些个吟游诗人依旧能沿着铺着棕红砖石的小道漫步,嘴里哼唱着那首怎么也叫不上名的歌谣。

布莱尔就是在这样一个连皇宫卫兵都忍不住要倦怠起来的日子里遇见了他,一场到现在回忆起来不知该以何评价的邂逅。

也不难解释是否是常年的征战消去了他本性中带刺的一面,所以他才在战争结束后开始旅行,不介于同一个位面的,来自无数个时空的旅行。

布莱尔所处的世界是没有这个人的,所以他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难免显露出一两分惊讶。

他戴着礼帽顶着雨静立于钟楼下,细密的雨丝似乎有意地模糊掉了他的五官,被遗漏在外的金发因为沾了水珠而显得蔫蔫的。

浅金,恰恰是伦敦深沉色调中缺少的一种,虽是亮色却莫名透露出一两分无机制的冷感,但纵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一种与周围环境冲突的违和感。

他属于这里,属于战争,本就应该诞生于战争。

最后毁灭于它。

战争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种解脱,无论何种层面,布莱尔是个在战后留存最后乐于回归平静的最好例子——而眼前这位则显然不仅仅如此。

透彻的雨也洗不干净他身上泄露出的,属于战争的血腥气味,他似乎独自一人在祭奠着什么,似乎在忏悔着什么,似乎在将对什么东西的恨意一点一点从身体里剥离。

并没有去打扰他,布莱尔放缓了脚步走到他的身边,抬头望向了钟楼的顶端。

和平的钟声于此刻响起。

在此祭奠英雄逝去的灵魂。

感谢战争,感谢和平。

愿这场雨还大英帝国无埃的明天。

然后钟声落定,不多不少正好三声。

布莱尔低头沉默地哀悼,远方象征不祥的黑终是褪尽,刹那间似乎整个王国都传来了欢呼的声音。

余韵散去,应和着雨的天空却出现了太阳。

身旁的他终于摘掉黑色礼帽,露出了那一头漂亮的金发,侧身对布莱尔伸出了手:

“亚瑟柯克兰,遇见你很荣幸。”


布莱尔:不是,我们画风怎么不一样?

亚瑟:帅过了三秒,耶(~ ̄▽ ̄)~



[最后附一个海盗英和水手布]

柯克兰船长一只脚翘在木桶上懒散地剔着牙:“还有多远?”

“150.4海里。”

“噢,开这么慢,下去喂鲸吧你。”

“?!?!??!”

“老子可是要成为海上最快的男人!”

掌舵的水手猥琐地笑了起来。

然后他真的被扔下去喂鲸了。



评论(6)
热度(16)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