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lo,高考後恢復更新
沒想到躺了這麼久的尸還有漲粉,我太感動惹!!

有些坑我早已忘記,但草稿箱會替我記得(´・ω・`)

冷靜的假裝在學習(

[双孟]无题

- 嗨,又是我我又來賣邪教安利了

- 和 @饿 一起開的腦洞,當看破紅塵(?)的骯髒大人dayday遇見從前那個依然膽怯的敏感纖細的少年



搬进新家的第一个月Martin很闲,闲到无聊的地步,母亲为了安顿好姐弟三人和找工作的事忙碌得无暇顾及家里的琐事,所幸他也过了不懂事的年纪,不会再选择给长辈添麻烦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分散他们的注意。

只是假期里剩下的日子就很难熬了,Martin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涉,他已经很习惯在姐姐和弟弟出门找邻居家小孩玩的时候独自一人趴在窗台默数后院的那棵松树落下了几片叶子。

书房内摆放得稍低一些的书都已经被他翻完,剩余的书籍都是Martin即使踮脚也够不着的那些。

今天母亲依旧不在家,外头下着绵绵细雨。

楼下姐姐的厉声呵斥和弟弟的哭闹声传来,Martin又把房门关紧了些,窗上挂下的水珠汇聚成了细流,沿着玻璃一路蜿蜒,Martin用手指跟着它走了一遍又一遍后终于停下了这个毫无意义的游戏,在书房内环顾一圈后把目标定在了那个摆放在桌前的木制椅子上。

吃力地把椅子抱起走了几步后Martin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望着书架上层的书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你要拿什么?”

回过头,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青年站在自己身后,他视线在书架上扫视了一周后问道:“够不着?”

Martin点了点头。

青年俯身将孩子抱起,带着他走到书架前:“自己拿。”

青年的体格并不是很壮实,被抱在怀里的Martin都能感觉出他的单薄,觉得不该多给人添麻烦的他立刻将书架上眼馋许久的几本书拿下抱在怀里,然后捶了下青年的肩膀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脚一着地Martin就转过了身,正准备道谢的时候却发现原本站着人的地方突然变得空空如也。

而手里的书册却沉甸甸的仿佛承载了什么。

后来,在母亲问起这些书是怎么取下的时候,Martin的回答是搬动了书桌前的椅子。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说谎。


事情发生后任何补救都已经来不及。

Martin有时会觉得他其实是非常讨厌血的,他模糊的记得逃跑过程中跌倒后膝盖擦伤上面出现的鲜红色淤青,轻轻碰一下就痛得不得了,但他不能叫出来,因为追了自己一路的那个声音还没有消失。

“胆小鬼!Woods!躲到哪儿去了?”

一手撑着地努力想站起来,狭小的巷子里只有被放轻的呼吸声和耐不住伤痛的轻咳。

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却渐渐放缓了。

“你这家伙是谁啊?让开。”

“啧,再不让开我揍你了啊?”

“喂,算了吧,我们先回家好了。”

“你你别瞪着我啊……哼,居然找了帮手,看我明天去学校怎么收拾那个小子。”

Martin小心地一步步挪了出去,巷子外已经没有人了。

第二天,课上到一半Martin被叫去教务科,进门看到母亲一脸严肃的表情,一周后他拿着转校手续的表格,膝盖上的红肿消了一半。


在很偶然的某个礼拜天,孟天发现了那个孩子。

和自己当年几乎如出一辙,这个孩子的童年里并没有那么多值得他后来可以去回忆的美好,自他慢慢成长懂事以来,几乎每一天都是在自娱自乐中度过的,母亲依旧温柔,可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照理他,只能放任他一个人在家里,这个孩子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别的情绪,只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决定。

孟天觉得他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了可以给他带来些许乐趣的东西了,他跟随在这个孩子身旁,看他是怎么花费这么一大段被冷落的时间的。

这种感觉很奇妙,当以第三人视角看着“自己”长大时,一些明明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事也会让他无端的产生好奇。

那个孩子对缠上身的各种麻烦都选择忍耐,而每次的沉默不言招致来的都是母亲误以为他太过调皮贪玩的一套劈头盖脸的教训,隔了几天仍是如此,循环往复。

真是傻透了。

看着自己受欺负的样子难道会好受吗。

答案是否定的,于是在事情恶化前孟天干涉了进来。

不同于第一次帮他取书那样在微末细枝的地方稍作改动,孟天也无法预见将来那个孩子会经历什么。

所幸记忆中那所并不算友好的学校并没有大肆宣扬他的好人好事,在这之后的日子里孟天继续藏在孩子看不见的地方,换了学校后那孩子开始尝试改变,并且很快找到了可以给予他容身的位置。

孟天没有再看见他捂着脸跑回书房里偷哭,如果这个场面也要重演他可真要再一次出现揍自己一顿了,不过考虑到步入少年阶段他们的面容越来越相似,或许会先把小孩子吓晕过去然后这个世界的Martin就要英年早逝了,孟天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

那孩子没有让人失望,他的交际能力非常优秀,孟天是这么评价的,虽然Martin的话慢慢多了起来,看似人缘不错但实际上对每个试图接近他的人都保持着礼节性的距离。

怎样礼貌谦逊又如履薄冰的面具啊。


孟天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陪伴Martin走完了他的大半生,说起来他感觉这段时间其实也并不长,Martin的少年时代非常顺利,阴差阳错下他没有对中文产生兴趣,大学毕业后如愿进入百老汇舞台,再后来,他的名字在任何一个国家提起都不会有人觉得陌生,待众人真正注意到他的存在之时,他早已经踏上了多数人一生都无法攀登的顶峰。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任何的评价都是极为正面的,比如谦恭、努力、温柔等等。

但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孟天知道这个在外人看来如何完美的人也会因为因为某些细节上的问题挠乱他一头漂亮的金发;会因为过度缺少睡眠迷迷糊糊地泡咖啡烫到手然后吃痛地吸气;也会因为把难背的剧本段落攻破而露出格外孩子气的高兴表情。

孟天突然觉得自己在无意中得到了更多的东西。

仿佛是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一样。


孟天确确实实是陪伴Martin走到生命尽头的那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并不是什么突来的疾病和灾难之类,他的死因是自杀。

孟天甚至没来得及追究他这么做的原因,他就像刚刚绽放过的烟花一般消失了。

孟天无权干涉一切,哪怕当时他就在Martin身边。

“……虽然不知道你还在不在,总之多谢了。”

“一直以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原先乖顺的蓬松头发被Martin剃成了和他一样的发型,几册连孟天都觉得眼熟的书常年摆放在Martin的书桌上,哪怕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翻过它们。

那一刻孟天才恍然,这个比他心思细腻得多的歌剧演员早就明白了一切。

是多久以前注意到的?

然而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却再也开不了口。


评论(6)
热度(13)

© 拾桑行 | Powered by LOFTER